难比登天变通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31 作者:李云飞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57

在唐代大诗人李白笔下,“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说来是夸张,其实真的很难。即使地处川北盆周深丘山陵地区并非高海拔崇山峻岭的四川苍溪县,即使已经到了二十世纪中后叶仍然为交通道路困锁。

有史为证:位于嘉陵江边,曾经在1935年集结数万红军强渡作战的苍溪县,到1950年尚无一寸公路;曾被红军攻破的“金汤”江防那滚滚波涛上,直到90年代还没有一座桥梁。每年洪汛期间,渡船停航,被阻隔在江南的数万群众,有的心疼地扔掉打算进城换点油盐钱的果蔬,有的心知家人望眼欲穿地等着自己买回点灯的油、做菜的盐而只能踟蹰江岸,有的甚至眼看着需要急救手术的亲人绝命江边!

所以,山里人最懂得路的重要性。1951年,苍溪人自力更生,凿石穿壁,靠手挖肩扛,苦战9个月,建成了苍溪城至阆中界的12.8公里土公路,结束了没有公路的历史。

苍溪城外嘉陵江边的铁路(左)、高速路(中)、环湖路(右)

凌空飞跨苍溪嘉陵江而过的兰渝铁路(远)、南广高速(近)大桥

凌空飞跨苍溪嘉陵江而过的兰渝铁路(近)、南广高速(远)大桥

接着,用了8年时间掀起公路建设高潮,全县共建成一百多公里公路,到1959年,全县九区一镇通了汽车。农闲修路成了苍溪人民的习惯。到1964年底,全县已修通公路314公里,多数乡镇可以通汽车。即使在动荡不安的文革期间,苍溪人民也没有停下修路的脚步,到1977年,全县通车里程达710多公里,全县68个乡镇都可以通车了。

虽然苍溪人既有改变交通落后面貌的雄心壮志,又有不怕苦不怕累、顽强拼搏,敢于战胜一切困难的精神,但是由于缺资金、缺设备,光靠人力,交通困境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解除。

是改革开放给苍溪带来了彻底改变交通落后面貌的希望,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国家对老少边穷地区的重点扶持政策、多投资主体修路方式、先进的施工技术设备,使苍溪人民“交通畅,百业旺”的梦想一步步实现。

改革之初,苍溪县委、县政府提出“要致富,先修路”、“抓交通促流通,一通带百通”的响亮口号,带领全县人民改建全县三大主干线:白鹤——雍河48公里、苍溪——龙山96公里、苍溪——旺苍89.92公里。

1992年2月,又明确提出了“建成一桥(嘉陵江大桥)三线,改造腹地三环。狠抓上等升级,联网接通邻县”的发展目标,并于1995年实现了这一目标。

然而,此时的苍溪交通,还只限于有三、四级泥结石公路到乡镇、通临县,有桥过江河而已,至于油路、二级以上公路都没有,更不用说高速公路和铁路了。

不甘贫穷落后的苍溪老区人民,早在1993年便联合阆中、南部县共同提出了兴建兰渝铁路的建议,并携手川甘渝25县(市、区)成立了“争取兰渝铁路立项建设协作会”;1994年向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呈送了有105位老红军签名的《关于争取兰渝铁路立项上马情况的汇报》;2003年朱镕基总理作出“应该修”的重要批示;2007年,国家正式批准兰渝铁路立项,2008年9月26日开工建设;2015年,苍溪群众终于在家门口见到了火车,而且直接就坐上了比火车更先进的动车!

1997——2009年,苍溪公路质量建设上档升级突飞猛进,三级标美路、省道升二级、扩宽县城出口道路,先后投资1.8亿元,按国省县乡道的顺序进行全县油路铺筑,建成大小桥梁21座,1443.4延米,新增隧涵375道。

广南高速公路也2009年3月18日破土动工,2012年4月1日正式通车。

截止2017年末,全县公路通车里程达到3902公里,比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增加3313公里,长度是1978年的6.6倍,行政村通车率达100%。运营能力显著增强,全县汽车拥有量为36077辆,是1978年的249倍;完成客运周转量2.97亿人公里,是1978年的22.7倍;货运周转量8.78亿吨公里,是1978年的115.6倍。

曾经被困锁偏僻贫困山区的苍溪县,现在不但已经是全县连成公路网,村村通上硬化路,而且借助兰渝铁路、南广高速,东向兰海去华东,西通陇海接兰新,南下黔昆奔广东,北上京昆进首都,不再为走向四面八方发愁。位居成渝经济圈交汇处,身处川陕甘交界处,以前这是劣势,是边缘偏僻之地,如今有了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的交通便利,这些劣势变成了后发优势,它带来的是经济总量增速明显加快,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全县生产总值从10亿元到50亿元用了十五年,而从50亿元到100亿元仅用了五年;在全省的排位近十年中上升了12位。到去年底,苍溪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万元关,达10929元;生活消费支出达9050元,是1983年的42.7倍!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