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的事儿比天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6 来源:湖北谷城县供电公司 作者:马明刚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99

——记革命老区湖北谷城县供电公司五山供电所主任张雄波

 

图为张雄波在玉皇剑茶业公司了解用电需求 马明刚 摄 

“客户心里有杆秤,知道你是重还是轻。”张雄波知道,基层供电所主任,只要真心为客户服务,在架好线、供好电上出了力,脚板沾了泥巴,客户就能秤出你有几斤几两。

今年43岁的张雄波是革命老区湖北谷城县供电公司五山供电所主任,2015年7月,从山区紫金供电所党支部书记被调到五山供电所后,他矢志不渝,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山区供电事业。五山供电所继荣获“中国最美供电所”荣誉后,又在中国电力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开展的“让人民群众满意用电,寻找最美供电所”活动中,荣获“2016年度中国金牌最美供电所”殊荣。2018年春节,该所“电力运维班的春节”还走进了央视朝闻天下栏目。

电能替代,农字企业锦上添花

得益于新架的两台共计400千伏变压器,湖北玉皇剑公司下七坪茶场场长余化龙实现了“以电代柴”制茶的梦想。“2017年至今,茶场用电量增加5.4万度,产值大幅增加。”对此,余化龙非常感激张雄波

“余场长,你现在还在用柴炒茶?”张雄波到五山后,走访中对余化龙说。

此前,茶场采用柴火炒茶,每年砍伐1800多万公斤木材,破坏生态环境不说,而且烟熏火燎,茶叶品质上不去,产值低位徘徊。

比余化龙更受煎熬的是湖北玉皇剑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于学,电力“卡脖子”曾让他苦不堪言。

“公司有茶叶基地10万多亩,78家茶场,每年制茶3000多吨。”张于学说,“以前木材制茶,用工多,人工报酬上涨,增加了企业成本。而且木柴炒茶无法与用电制茶相媲美,市场竞争力减弱。”“电力‘卡脖子’我会尽最大能力帮助你们解决。”张雄波对张于学说。去年,玉皇剑公司全部用电制茶。张于学心头之患烟消云散。

张雄波以落实国家节能减排政策为契机,推进电能替代,推广“以电代柴”“以电制茶”,破解产业、环境、发展难题,保护绿水青山。2016年以来,五山完成架空线路85千米,累计增容65台变压器8200千伏安,保证农字号企业电力供应。

随意用,乐享小康幸福生活

从集体收入一穷二白、人均年纯收入仅千余元,到2017年集体收入达200万元、人均年纯收入24800元;从脏乱差的穷山窝,变身“全国文明村”“全国绿色小康村”“中国最美宜居村庄”……谷城县五山镇堰河村的变化让人惊叹。“要不是农网改造提供了足够的电力,我们这里不可能发生这大的变化。”堰河村党委书记闵洪艳6月5日说。

“再不解决用电问题可真不行了!”闵洪艳找到张雄波求助。张雄波从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着眼,争取公司支持,把堰河村农网改造工程纳入重点工程项目。

“不见饮烟起,但闻饭菜香。”村民闵谷月介绍,过去她们都是用“老虎灶”做饭,每年砍掉的树看了让人心痛。现在,家家用上了电饭煲等电器化灶具,卫生、干净、生态环保,好处一大堆。

见到杨世权、翟金丽夫妇时,他们正在为中午的3桌客人准备饭菜,一个剁腊鱼,一个用电饼档烙锅盔馍。

过去在外打工的杨世权夫妇嗅到了家乡的商机,回来开起了农家乐。8个包厢里都装了空调,几个大冰箱放在客厅中间,厨房里的灶具也都是电器化唱主角。“现在电足的很,想咋用就咋用。”杨世权道。

可过去并非如此。闵洪艳让妻子李桂茹承包村集体房屋开旅馆,动员村民方洪军办起 “农家乐”。一年后,方洪军盈利2万余元,李桂茹的旅馆也大有起色。村民见状纷纷效仿,很快用电成了问题,尤其是夏天和冬天,空调运转不起来,客人经常发牢骚,供电部门没少受气

“不想受气,就要替客户解决问题。”张雄波说。很快,堰河村的小变压器被换成了大的,变压器数量从1台增加到9台,总容量达960千伏安。

如今,堰河村的农家乐发展到了37家,家家空调岔起转,堰河生态旅游合作社也应运而生。目前,全村70%以上的农户都在发展旅游项目,人均年增收3万多元,带动600多人就业。

寒夜抢修,甘愿奉献真心为民

“张主任,真是谢谢你们了,明天就要过年了,还麻烦你们上门抢修线路。”2018年21423时(农历腊月二十九),看到家里重新来了电,五山镇闻畈社区客户龚升一握住张雄波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喂,供电所张主任吗?赶快派人来,我们这里几根电缆都烧坏了,好吓人……”21客户龚升一焦急地打电话向张雄波求援。

“说清你的具体位子,我们马上就到。”不到10分钟,张雄波带领运维人员赶到现场。现场因灭火地上流的水已结成了薄冰当时的气温零下2度

“快过年了,又这么晚了,估计你们不会来,就是来,也会在明天,没想到一个电话你们不仅来了,还来这么快。龚升一心存感激地说。“咋会不来呢?服务客户永远在路上。”张雄波说,就是明天大年三十,客户家中失了电,我们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排故障保供电。除夕保供电,我们是全天候在岗。“说你们是我们的电保姆,这次我是真信了。”龚升一说。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