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客家母亲的红色基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3 来源:福建省厦门市长汀商会 作者:王坚文/​图 责编:赵秀芳 浏览次数:164

一位客家母亲的红色基因

原长汀县红杨乡苏维埃政府妇女代表罗五妹的“红色家事”

华成添与母亲罗五妹的遗像

华碗春烈士证

罗五妹生前住过的华家祖屋已装修一新

年近百岁时的原红杨乡苏妇女代表罗五妹

夏日的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南山镇五杭村深坑背,燠热的空气中弥漫着农人的丰收喜悦。村中一座重修的客家祖祠内,正厅墙壁上悬挂着一幅面容慈祥的老阿婆照片。尽管岁月的风霜在老人脸上凿刻出了纵横交错的皱纹,但那双清淤明亮的眼睛里,始终透射出一种无声的坚毅果敢和宁静安详。

这位普通的客家妇女名叫罗五妹,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经是一个英姿飒爽的乡苏维埃政府妇女代表,先后参加了著名的“塘背暴动”和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苏区时期,她的父亲、兄弟、丈夫有4人因参加红军和苏维埃工作牺牲;新中国成立后,她的子孙中有6人参加了人民解放军。这位饱经苦难、历尽坎坷的英雄母亲一生朴实勤劳、意志坚定,用生命的乳汁哺育儿孙健康成长,用红色的基因传承永恒的老区精神。

投身革命意志坚

罗五妹1909年出生在南山塘背的一个贫苦家庭,2007年近百岁高龄去世。1930年农历10月初四塘背暴动后,当地成立了红杨乡(今塘背村)苏维埃政府、赤卫队、儿童团、少先队等红色政权和组织,穷苦出身的罗五妹和父亲、兄弟们在党和红军的号召下投身革命洪流。罗五妹的父亲罗成炯参加红军运输队,跟随红军转战各地,因积劳成疾,在红军攻打归化(今明溪县)的途中不幸病逝。母亲蔡六金含泪掩埋丈夫,在苏维埃政府的组织下,一边耕种农田操持家务,一边编草鞋、熬硝盐支援红军。罗五妹的幺儿华成添是长汀县公安局的退休干部,这位年届古稀的老人一直用心收集有关母亲的点滴记忆。

“母亲的大哥罗启椿早年参加红军,在反‘围剿’作战中负伤,伤愈后跟随刘永生在闽西南坚持游击斗争,后享受失散老红军的待遇;母亲的二哥罗启江,乳名水长生,曾经担任长汀县涂坊区苏维埃政府秘书,1931年在‘肃社会民主党’运动中被错杀,后被评为烈士;母亲的弟弟罗启波因其是红军烈士的弟弟,解放前就参加了游荣长、钟德标等人领导的长汀地下革命组织。新中国成立初期,曾经担任南山区武装中队、长汀县武装大队战士,参加了长汀的剿匪斗争。”

长汀老区至今相传: “头帮红军(苏区时期)家家户户无闲人”。罗五妹两个哥哥参加红军和苏维埃政府工作,是标准的红军家属。在哥哥们的带动下,罗五妹也不甘落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罗五妹曾经担任红杨乡苏的妇女代表,积极参加红色政权的建设,挑粮送菜支援红军作战,动员宣传扩大红军。这一时期的罗五妹,成为无数苏区妇女中的先进代表之一,在看似平凡普通的革命工作中,愈加坚定了跟着共产党、跟着红军走,翻身求解放的信念和意志。

送夫当兵盟誓言

在肃穆的华家祖屋内,罗五妹的遗像旁边有一张国家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上面清楚地注明:“华碗春,1905年出生,曾任红12军第34师战士,1934年参加松毛岭战役,长征途中在江西兴国战斗中牺牲。”遗像和烈士证,是一种无声而长情的陪伴,是一种生死不渝的执着相守。笔者考证,华碗春烈士所在的红34师,主要由闽西籍的红军子弟组成,最初组建于1930年。松毛岭战役期间归属红九军团指挥,战役结束后随中央主力红军北上。

华成添介绍说:“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母亲生前有过三任丈夫。这是母亲第一个丈夫华碗春爸爸的烈士证。母亲生前告诉我们,1934年中央苏区东线松毛岭保卫战打了70多天。她每天和妇女挑粮队,从河田、三洲、水口一带挑担送粮食、弹药等军用物资到南山中复村。有一天,她在南山的大坑峡遇上很多抬送后方的红军伤员,看到伤员一个个鲜血淋漓、肢体残缺。母亲一边走一边泪流满面,担心在山上打仗的丈夫有个三长两短。”

“碗春爸爸出生在南山官坊(现为南山五杭村)的深坑背自然村,参加红军时,是在当时的红杨乡(现为南山镇杨谢村)苏维埃政府。乡苏政府和村民群众敲锣打鼓送一批批子弟参加红军,场面热闹内心却是沉重的。客家人重血脉、重‘香火’,母亲是亲自把碗春爸爸送去当红军的,并且夫妻盟誓约定,一旦丈夫牺牲,妻子也不能离家外嫁。因此她特别担心碗春爸爸的生命安全,生怕碗春爸爸牺牲,对华家人不好交代。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母亲在碗春爸爸牺牲后,一直坚守在华家传续香火,生育儿女,为老人养老送终。”

丈夫参加红军牺牲,罗五妹受到当地反动地主和民团长期的欺凌打压,凶狠的反动保长公开侮辱她是“红军贼牯婆”。罗五妹忍辱负重,用自己羸弱的双肩扛起了整个家庭的生存希望。家中没有壮男劳力,罗五妹只能求助婶婶杨六凤帮助割自家倒伏已久的稻谷。据村民介绍,华碗春烈士的母亲官妹头在儿子牺牲几年后病逝,因为家贫如洗,无钱办理丧事。家人本想草草了事,身为儿媳的罗五妹却很要强,挨家挨户上门借粮,好不容易借到了7家人的谷米,才把后事完满处理。罗五妹为红军烈士的母亲尽心、尽力、尽孝,至今在村中传为美谈。

目送儿孙再参军

若干年后,罗五妹从同村的伤残红军战士吴明希口中得知丈夫牺牲的准确消息。吴明希和华碗春曾在同一个连队生活战斗,因负伤被安置在兴国当地群众家中养伤,伤愈后辗转流浪返乡务农。性格倔强坚韧的罗五妹抱定决心不能让红军烈士没后人、断香火。她像母鸡护雏一样,苦心养育着华碗春唯一的骨血华汝能。

和众多的红军烈士遗孀一样,罗五妹征得婆家的同意,选择“招郎入赘”。不幸的是,第二任丈夫因中风壮年早逝。之后,又与第三任丈夫结合。罗五妹与三任丈夫相继生育了8个子女,其中两个孩子因家庭贫困不幸夭折。在苦水、泪水交织的艰辛生活中,罗五妹终于把共6个儿女抚养成人,并发展为拥有几十口人的大家庭。罗五妹经常对儿孙们讲述先人追随共产党,参加革命舍生忘死的真实历史,教导儿孙不忘初心、牢记先人、立身敬业,做一个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

慈母心,恩深重。红色的血脉和基因在华家的儿孙身上流淌漫延。罗五妹与华碗春烈士生下的长子华汝能勤劳朴实,终生务农,90高龄去世;次女华成香,中共党员,福建省“三八红旗手”,长汀县商业局糖烟酒公司退休干部,现年84岁。次女媳王新任,原籍广东梅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班长,离休干部,已逝;三子华成生,中共党员,曾任长汀县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现年79岁;五子华成添,中共党员,1968年参军,1971年复员。曾任长汀县公安局治安科长、副主任科员;六女华秋香,中共党员,长汀县燃料公司退休干部。六女婿曾繁根曾任空军某部雷达团副政治委员,转业后曾任长汀县经委副书记、长汀县总工会主席,已退休。

在罗五妹的有生之年,她不但把两个女儿嫁给军人,一个儿子送去参军。同样教导孙子、外孙们继承家族的革命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外孙王华曾任永定县和长汀县的副县长、长汀县人大代主任等职,现任长汀县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外孙王群,1978年参军,曾任空军航空兵某部连长,转业后在长汀县检察院任科长;孙子华水水,曾在三明武警某部任职;孙子华晓平,曾在陆军第73集团军侦察连任职;曾外孙王文誉,在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某部任营职干部,现借调国防大学工作。儿孙们牢记罗五妹生前的教诲,爱党爱国,遵纪守法,与人为善,勤俭持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社会贡献。

斯人虽逝,音容宛在。一个普通的客家妇女用自己艰辛苦楚的一生兑现了对红军烈士丈夫的诺言,一个深明大义的客家母亲用代代相传的红色基因血脉诠释了老区人民对党和军队的忠诚和爱戴。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