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山上的“守望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27 来源:湖北省南漳县薛坪镇中心学校 作者:李友国 李明新 浏览次数:266

——记湖北省南漳县长坪镇陡山完全小学校长  王培军

29年前,他中师毕业分配到山村小学任教,凭着对教育的热爱,他在山镇最偏远的小学,一干就是29年。在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上,他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闪光的足迹:先后为60多名学生捐献过物资,帮助过20多名教师为30多名特困生垫付过学杂费、生活费;多方奔走联系麦田团队等爱心人士为学校捐赠了热水器、体育用品等物资近10万元......

他就是革命老区——湖北省南漳县长坪镇陡山完全小学校长王培军。从潇洒的小伙子到额上爬满皱纹的中年汉子,王培军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山区的孩子,默默的付出赢得了认可。他先后获得过“襄阳市中小学骨干教师”、“襄阳市第四批百名青年教师标兵”、“南漳县优秀班主任”、“南漳县优秀教师”、“南漳县优秀共产党员”、“南漳县优秀校长”等诸多荣誉。

回望29个春秋,王培军认为自己最大的骄傲,是2000多名山里孩子从他的学校里走出去,成为了有用之才。

上级眼里:他是“老黄牛校长”

1989年7月,他南漳县教师进修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长坪镇龙凤学区任教, 那时候,交通不便,到镇上和回家靠步行,他没有怨言,而是扛着被包到学校报到。因为年轻,他毫无怨言接受四门课程教学任务,还担任四年级班主任。学校有勤工俭学任务,他经常带着学生步行到几公里外的地方育秧、捡废旧品、打桐子和木梓,挣钱解决教学所需费用。  

1990年8月,成绩突出的他,被任命为学区教导主任,组织上的信任让他压力和责任更大。除了繁重的工作任务,他还要参加电大的自修学习,每到个星期天,别的老师都按时回家了,他要把工作中的琐事处理完毕才能离校,回家又马不停蹄帮父母干农活,作为家里男劳力,需要支撑家庭。 

1991年6月学校期末考试结束后正赶上一场大雨,教管会等着要上报考试成绩,学校到教管会不仅路远且要经过两道河才能,为了按时上报成绩,他冒险涉过没过膝盖的河水,按时把考试成绩上报到教管会。看到他湿透透的衣服,和脸上坚定的神情,教管会负责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力握住他的手,久久不放。

1991年8月,一纸调令把他调到长坪镇中学,任副校长。当时中学教学质量正是低谷期,校长找他谈话,希望他分管九年级管理,他没有叫一句困难。他组织九年级教师分析原因,正视问题, 制定备考方案。暑假他冒着酷暑和教师们步行数十里到学生家里走访,了解学生家庭情况,和家长商议共同教育学生的方法,鼓励学生学习积极性,常常深夜才回家。离家远,不能按时回家的学生经常在他家吃饭,怀孕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毫无怨言地支持他。夜晚十一点,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和老师们还一起分析交流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1996年中考,长坪中学打了一个翻身仗,中考成绩在南漳西北片名列前茅,为此全县中学教学工作研讨会放在长坪中学召开。

2012年8月,上级找他谈话,让他到陡山完全小学任校长,他犹豫过片刻:女儿正在襄阳读高中需要陪伴;体弱多病的父母需要照顾。妻子也不希望他去,因为家里重担又要压在她肩上。想到组织的信任,他决定只身前往,为此,他给了妻子一个至今没完成的许诺:“我只去三年,三年后一定回中学,帮你分担家务”朋友不理解,说他疯了!邻居的质疑:“该不是犯什么错误,从中学调到小学?”他只是呵呵一笑,因为他知道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作为一名党员,只能无条件服从组织决定。

陡山完全小学地处高山顶上,因为山高、路陡、坡长而得名。学校是一所高寒山区微型学校,因教师少、学生少、只能搞复式教学。王培军也是第一次从事复式教学,第一堂课也是手忙脚乱,第一次在同一个教室给两个年级学生上课,搞得手忙脚乱。课后,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复式教学上好!他组织学校3位教师一同听课、评课、赛课、研课,经过两年的探讨,摸索出“四轮四环”复式高效课堂模式,解决了复式教学课堂效率低下的问题。2014年春全镇小学期末水平测试,陡山完全小学14个学科有6个学科全镇第一。2017年12月南漳县西北片复式教学研讨会在学校召开,他的题为《探索“四轮四环”模式  ,打造复式高效课堂》发言,闻名全县教育系统,陡山的复试经验迅速得到推广。镇教育总支书记李权三称赞他说:“王培军是个老黄牛校长!

家长眼中:他是“不怕苦的挑夫”

陡山完小因为地处高山顶上,水源少,师生吃水困难,平时需到1公里外的泉眼抽水到蓄水池。冬季,山上有三个月的封冻期,水管冻裂,师生饮水极其困难。在王培军办公室里,长年放着一根磨得光滑发亮的扁担, 那是他特意向学生家长购买的。每到冬季寒冬来临之前,学校必须提前关闭供水设施,不然室内开关会全部被冻裂。一到冬季总是他第一个拿起扁担冒着严寒,踏着尺余深的雪去挑第一担水,他知道自己是共产党员也是校长,必须自己身先士卒。

2017年农历历冬月初三,他去500米外的堰塘挑水,地面积雪已经超过30厘米,要下十几步台阶才能到达堰塘底部,石砌的台阶凸凹不平,雪下是凌冰,极其光滑,一不小心就会滑进堰塘,非常危险。他小心翼翼地用铁锹把冰面一点一点砸开水桶大的窟窿,慢慢探身下去把水桶打满水,然后一只手吃力地紧提起水桶,另一只手把扁担另一头的空桶再按入冰窟窿中提起另一桶水,挑着水,他扶着冰冷的石壁一步步往上爬,尽管他十分小心,可脚下一滑,腿还是碰在石阶上,碰伤了腿,伤口渗出了鲜血,送孩子的家长看到他裤子上血迹,走路一拐一拐的样子,都觉得校长不简单。

王培军靠着一股“扁担精神”,关心着孩子们的冷暖。2013年5月14日,学前班学生贾正沩的家长为感谢老师对患癫痫病孩子的照顾,给学校六个老师每人买了一壶油表示感谢。老师们不接收,家长趁老师不注意把油放在食堂,骑摩托车就走了。王培军迅速召开教师会,语重心长的对老师们说:“关爱学生是老师的天职,这六壶油我们不能收,我们必须给家长退回去,否则我们就不配当一名教师。”他和另一名老师星期天放学后,冒雨把油送回到学生家里。家长有点生气,认为老师们看不起自己,王培军坐下来,耐心给家长解释,直到家长高兴地把一箱油搬到屋里,他才从学生家里离开,回校的路上他觉得心情特别轻松。

为了改善学生生活,确保学生营养。他只要在学校,就交伙食费与学生们一起在餐厅里就餐。有时学生故意看他碗里的饭菜,会调皮地说:“王校长和我们吃的一样的!”他深信,只要自己吃得下去,家长一定会比较满意的。多年了,他天天如此,从不让工人师傅给自己单独炒菜,反复要求食堂工友尽可能改善饭菜质量。

陡山的冬天格外冷,孩子们的的手脸冻得通红,看着这一幕,他深感内疚。为此,他与领导班子商量从学校微薄的经费中挤出钱来买烤火炉,动员家长出柴,老师们锯柴,在教室里生火为学生取暖,家长们都赞同学校的的做法。每天早晨,他亲自带老师提前生燃火炉,把教室里搞得暖烘烘的,学生觉得温暖,家长格外感动。

 陡山自然条件恶劣,孩子父母大多外出打工,留守孩子较多。2012年8月31日,正值学生报名第一天,幼儿班沈乃涛的家长要求自己孩子到学校住读。王培军给他解释,幼儿班学生年龄太小不能在学校住宿,家长很失望。后经详细询问才知道他家庭情况特殊:家里三个人是三代人,母亲80多岁常年多病,妻子离家出走,因为他要为一家人的生活外出打工,如果孩子不能在学校住宿,就无法读书。听着这个五尺男儿哽咽的诉说,他收下了这位特殊的住宿学生,自己承担照顾学生的重任。从此,一日三餐亲自照顾孩子吃饭,晚上帮他盖被子,病了送他上医院,有空了陪他说说话,成了学生的“干爸爸”。 

老师心中:他是“最美的摩托司机

陡山顾名思义就“陡”,许多年轻教师在选岗时尽量避开陡山完全小学,有的老师宁愿弃岗也不到陡山。因为“陡”交通工具很少,进出不便。陡山完小离镇上大约有30里路,没有公交客车,只有私人面包车,且每天早晨下镇上,中午返回,下午没有到镇上的车。为此,他的摩托成了进山教师的交通工具。

家住襄州双沟的年轻教师王雪娟的母亲送孩子到陡山完全小学上班,到学校竟然嚎淘大哭起来“我一辈子没见过这样的路,我的孩子不上班了”可这还是省道。王培军说“既然来了,就坚持下去,你的女儿就像我女儿一样,你女儿进出我负责。”为了让年轻教师留得住,几乎每个星期末他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因为他要等着学生离校后,再骑摩托车送老师到镇上坐客车回家,上班了,他又接外地教师到学校。现在,他的摩托车成了陡山一道最美的风景。年轻教师都非常感动的说“王校长的摩托车就是我们的私家车,他是我们心中最美的摩托司机!”遇到下大雪,摩托车骑不成了,他就陪年轻老师一起步行下山,他常常对笑着对年轻教师说:“只要有我在,没有什么能阻挡你们回家的路”  

王培军不仅用自己的摩托接送老师,还从生活上关心教师。2015年寒冬,一年级一学生家长给他送了一块熏好的腊肉,盛情难却退回去家长面子上不好受,他接受了腊肉掏出100元为学生交了生活费,然后腊肉放在教师食堂,为老师改善生活。老师们就是在关系就是在这一壶油一块肉中变得越来越融洽。

王培军常说,在他自己这块天地里,通过他和老师们的汗水,大山的孩子能一个个成长,我就觉得很开心。

他热爱讲台,更愿意守望着孩子们,直至退休那一天!

 
站内信(0)     新对话(0)